硝野_ダラダラ

喜欢画画,喜欢甜食。
喜欢小说也喜欢漫画。
然而不会做甜食,画画也弱渣。
想和盆友们出去玩!
嗯,Lof主要混迹于全职文野小排球坑
颓废的大学生

【太宰&国木田】黑色幽默少年(无CP向/学生paro/作品梗有)

#超短
#没什么看点彩蛋就是太宰先生的作品梗
#学生paro
#意味不明

「不好意思,你有纸吗?写英文的、有横线的那种。」
  前座的少年忽然转过来问道。有,国木田独步回答,一边撕给他一张他要的纸。然后直到中午的太阳红热起来、到了离开自习室,他都没有再转过来。

  是吃午饭的时间了。国木田看看指针,将书本叠到一块儿在桌上齐了齐。
  周围已经没有人了。他刚要走,忽然瞥见刚刚那张纸,绿色的横线朝上,平整地留在刚刚那人的桌面上。没有使用过的痕迹。
  真奇怪。国木田伸手拿起了它。仿佛一封待拆之信,它也在等他。国木田将纸翻过去,一面像诗或是散文什么的东西展现在他眼前。

「 雪
    我喜欢雪
    在北方的老家,美丽的雪景如同家常便饭
    可是它仍然美丽
    端庄胜于昂贵的银器。
    我的眼睛也具有价值吧
    因为它见证过美不胜收的雪景
    不过它又是一文不值
    为它曾见证过的
    庞大的,对等的
    污秽。

    香烟烟气里的脸庞格外动人
    我喜欢香烟。
    桥洞、隧道里的流浪汉,有一天我发现
    他们也喜欢香烟,并且抽烟如我。
    颓废的、肮脏的模样可真算得上美男子呵!
    那恐怕,我也是香烟的美男子吧!

    我的塑像——如果会有的话——不应当有头。
    你们可怕要笑了吧!笑我没有思想。
    伤心啊,笑声让我想哭。可又是无所谓的。
    我不过是为了避免污秽
    落到我的鼻尖。

    我是黑色幽默。手和脑,血液和心。
    我身为有理有据的荒诞不经;
    我是人类。
    我的矛盾是黑色和幽默,悲剧与喜剧;
    我要来一张纸,漂亮干净的、画好了横线。
    而我却用它的背面来作诗。  」

  写到这里纸张刚好到了尽头。右下角,大约是落款吧,写了「太宰治」这个名字。
  难以形容的家伙。国木田的视线从纸上移起,发亮的光芒在室外耸动。要说「奇怪」,好像又不贴切;那么是「奇特」吗?
  他想起那头黑发,右手上缠绕的绷带,雾和水一样的微笑和漫不经心的嗓音,最后是「太宰治」三个字。

  然后他将本应写英文的纸对折,连同这些一起,夹进了「理想」的扉页。


评论
热度 ( 9 )
 

© 硝野_ダラダラ | Powered by LOFTER